登陆  l   注册
百科-详细-头图

疫情给日本葬礼带来了什么影响?殡葬业还能那样体面吗?

来源:万古小陈编辑:万古殡仪

    “死可能是一道门,逝去并不是终结,而是超越,走下一程,正如门一样。我作为看门人(火葬师),在这里送走了很多人。说着,路上小心,总会再见的。”

1_副本.jpg

    死亡,不再是禁忌,而是另一种美学。

    2009年,一部日本电影《入殓者:礼仪师的乐章》,创下全国300万人次的观影纪录,夺得奥斯卡最佳外语影片奖,在国际上风靡一时。

    该电影是根据日本作家白濑忍的同名小说改编而成。

2_副本.jpg

    主要讲述主人公小林大悟从小学习大提琴,留学归来后与妻子美香在东京生活,由于管弦乐队解散的原因,他失业后误打误撞成为了一名入殓师的故事。

    很多观众在看过这部电影后,不仅领略了日本人与众不同的生死观,而且对“入殓师”这一职业也有了新的认识。 许多日本年轻人争先恐后地抢着要成为“旅行协助工作”中的一员,令殡葬业摇身变成“朝阳行业”。

3_副本.jpg

    日本殡仪服务葬礼的多种形式

    日本现在的葬礼种类主要有:一般葬礼、社葬、家族葬、密葬、一日葬、直葬等。如今随着时代的进步与科学技术的发展,坊间也渐渐流行起了的宠物葬、共享墓地等先进模式。

 

    由于日本法律规定,死后24小时以内不得火葬,所以墓地以外的土地不得用于埋葬。此外关于葬礼仪式没有什么规定,可以根据故人遗言和家属意志自由决定使用什么形式的葬礼。


    受佛教的教义影响,日本很早就开始了火葬的习俗。

    在日本的丧葬习俗中,过世者火化之后,骨灰会暂时放在家里。然后经过宗教仪式后才能“纳骨”,就是由死者家属或关系亲近的人将遗骨放入骨灰坛或墓中的过程。

    一般而言,基督教徒多半是30天后“纳骨”,佛教徒是49天,神道的信者则是50天。

 4_副本.jpg

    葬礼的费用

    葬礼费用通常指从医院至火葬场的一系列花费——

    葬礼流程费用

    包括从医院接出遗体、运至葬礼会场,举行通夜和告别式,火葬和拾拣遗骨等必须的费用

    酬宾费用

    通夜后请前来吊唁的客人吃饭、还礼的费用

    宗教相关费用

    和尚念经等酬劳费

 5_副本.jpg

    据有关统计,目前日本的葬礼费用平均在190万日元(约人民币102千元)上下,是美国人的5倍、英国人的20倍。其中又以人口集中的东京圈费用昂贵,超过230万日元(约人民币14万余),而人口过疏的其他地区费用大概在134万日元(约人民币8万余)左右。

    难怪有日本网友戏言“没有攒够钱就不敢死”,更有人笑称:“这也是日本人长寿的原因之一。”

    新冠疫情的冲击

    随着日本疫情爆发,日本政府官员吁国民尽量减少外出配合疫情防控工作,或在外出时能彻底避开“三密场所”(即密闭、密集、密切接触)

    而举办葬礼,就不可避免地会聚集死者家属以及大量的异地亲友等人群,在仪式进行过程中也难以控制人们各种肢体行为接触。因此,日本地方政府和殡葬公司都呼吁缩小葬礼规模以防止病毒感染传播。

 

    受疫情影响,葬礼会场的咖啡馆停止营业

    日本殡仪公司的生存与挑战

    面对特殊时期的生与死,约有九成的日本殡仪公司都不得不被迫转变经营模式以求保命。

 

    葬仪的内容——

    患者去世后首先由医院工作人员把尸体放入非渗透性的遗体袋内,密封好后再对遗体袋表面进行消毒。

 6_副本.jpg

    非渗透性遗体袋,该袋由透明乙烯基制成,并且能完全密封,防止病毒和血液的渗透。日本厚生劳动省要求医院必须将死于新冠的患者遗体放入这些“不可渗透”的袋子中。

    然后等待殡仪馆的空位通知,由殡仪馆相关工作人员从医院接走遗体装入遗体袋,再一起入殓运送到殡仪馆。

    考虑到传染病的特殊性,感染新冠病毒死亡的患者即便是火葬,也不允许家属出现在现场,只有等在火葬场外面。火化之后,工作人员会将骨灰罐转交给家属。

 8_副本.jpg

    新冠肺炎病人遗体的处理流程

    殡仪馆现场——

    为了防止感染,殡仪馆内的工作人员都被统一要求戴着防护服、手套、口罩,而追悼会现场也会进行彻底消毒。

    可以看到,殡仪馆现场的桌上都放着消毒液以及客人用的口罩

7_副本.jpg

    殡仪馆经理说:“虽然平时打扫就很彻底,但毕竟是特殊时期,所以用酒精除菌消毒比平时更加细致。”

 

    就连敲木鱼和铃铛用的棒子、烧香台周围等细节部分,都要用含有酒精的布仔细擦拭。

 

    经理提及:“每个房间都要进行消毒,一天大部分时间都花费在打扫清理上。”

 

    虽然也无法预测疫情啥时候能彻底结束,但是唯一知道的就是公司要努力活下去,配合政府,竭尽所能为逝者提供人生最后的“服务”。

    殡葬服务下的感动

    如果按照标准的日本丧葬流程,通常死者死后并不会立即在24小时内火葬,怎么也得等个34天,待丧葬仪式完成 。临终还要准备进行纳棺和守夜,23天后安排告别式,接着出棺后进行火葬与捡骨。

 9_副本.jpg

    然而疫情当下就另当别论了,为防止病毒扩散传播,亲友既无法触碰确诊患者的遗体,也无法在火化之后进行捡骨的流程,只能最后领回骨灰坛。

 

    还记得日本知名笑星志村健感染新冠死亡以后,为了防止交叉感染,直接被火化了,他的亲人(哥哥)并未能见到他的最后一面。

    无疑这对于活着的人,是一种“折磨”。

    因此,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过程中,殡葬业除了必须严格执行防控措施外,还应当用更加专业、温情的服务去抚平那些丧属家庭心中的悲痛、哀伤。

    有葬仪社表示,其实许多业者自己都很害怕疫情,但是哪怕冒着生命的危险,他们也希望能通过自己的绵薄之力,让死去的人们好好地走完最后一程。

万古专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