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陆  l   注册
百科-详细-头图

“我先去地狱了,拜拜”15岁的少年王赛富跳楼身亡。

来源:编辑:

10月12日下午,在某小区内,15岁的少年王赛富跳楼身亡。跳楼前,王赛富给他最好的朋友发送了信息:“我已经绝望了,学校和那个死父亲都没有一个好人”“我先去地狱了,拜拜”。王赛富死后多日,母亲赵燕红去学校时同学竟都不知儿子死亡,赵燕红调查时频繁遭到骚扰,“一接起来就问我是不是提供特殊服务的”。

1.jpg

赵燕红说,儿子出事后,为了探寻儿子死前到底经历了些什么,她曾去学校走访,也多次联系儿子的班主任,可是她未曾想到的是,她的号码却开始不断接到陌生人的来电,“全是要求我做特殊服务的电话,我问他们哪里看到我的电话的,电话里的人说


分宜商城大街小巷到处都有。”


截至目前,赵燕红说,儿子跳楼自杀一事,她已向当地派出所报案,但均无派出所立案。南昌市青山湖区分局湖坊派出所民警确认,确实此前接到报警,有一15岁少年跳楼自杀,但具体情况不清楚。


被女班长打耳光后气不过


被班主任逼着下跪后两次寻死


母亲赵燕红说,她和丈夫已经离婚,儿子王赛富今年15岁,就读南昌理工技工学校电子商务班,刚刚入读仅几个月时间,王家有五个孩子,其中王赛富是老幺。


从王赛富生前好友程某的口中得知了他自杀前的轨迹。程某与王赛富不在同一学校就读,但他们是无话不谈的好哥们儿,王赛富自杀前,把所有的委屈都倾诉给了程某。


据程某说,9月29日下午两点左右,在自习课上,同学们都在玩手机,班长提醒王赛富不要玩手机,王赛富并未停手,班长就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扇了王赛富一个耳光。班长是位女同学,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被女生扇了耳光的王赛富气不过,便想还手,但被同学们拉住。


这时,班主任李昌瑞进了教室,看到这一幕后,上前掐着王赛富脖子并逼其跪下。当着全班同学面下跪的王赛富,自尊心受到严重打击,“放学后他没有回家,从学校跑出来,买了车票来到三清山,想从三清山最高的山峰跳下去。”王赛富给好友程某发了信息,称自己打算第二天跳崖。


收到信息的程某,立即联系了王赛富的母亲,报警后,三清山警方立即发动全山搜救,经过长达4个小时左右的寻找,找到了他的具体位置。在警察同志的劝说之下,把王赛富从山上解救下来。


接下来的国庆小长假里,王赛富已经忘记了这件事,假期在家玩得很开心。但没想到的是,很快悲剧便发生了。


10月11日,王赛富被班主任李昌瑞罚做500个深蹲,做完深蹲之后的王赛富给好友程某说,“走路都走不动了。”当晚,王赛富没有回家,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。


2.jpg

↑王赛富去世前给好友发的诀别信息


10月12日下午三点,王赛富给好友程某发了一条诀别信息:“我已经绝望了,学校和那个死父亲都没有一个好人,人生已经没有意义,……不要怪我,这是我的选择,我的朋友们,对不起,祝福你们。”随后发送了自己的定位。


当所有人最终找到王赛富时,那个阳光的少年,已经变成了一具冰冷的遗体。


同班同学不知其自杀


死者母亲频繁接到骚扰电话


出事后,王赛富的父亲后悔不已。


9月29日王赛富被当众逼着下跪后,曾负气独自上山寻短见,被找到之后,父亲曾问他自杀原因,他告诉父亲,自己作为一个男子汉,被逼在全面同学面前下跪,非常伤自尊,气不过才想自杀。


王赛富的父亲王志红回忆,当时和儿子的言谈,让他感觉到,儿子其实希望他作为一个父亲,能够出面,去找这个老师谈谈,帮他出气。但他却劝说儿子打消了这个念头。


王赛富母亲赵燕红说,12号得知孩子要去寻短见后,她一直试图与孩子的班主任李昌瑞取得联系,“但我不停给他发微信,都没有回我。”


让王赛富母亲赵燕红感到绝望的是,儿子自杀后,她多次去到儿子生前就读的学校,希望能找到儿子的班主任和同学,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。“儿子死后好些天了,我去学校,却发现同学们根本都不知道,自己的同班同学已经自杀了。”


10月29日,赵燕红将自己的通讯信息印发成传单,在儿子生前所在班级和寝室发放,希望能有知情的同学与她联系。但赵燕红说,跟她一同前往的儿子姑妈反而被以“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条例第21条”(即妨害公共安全行为)为由,带到胡坊派出所。


更令赵燕红没想到的是,几天后,当她还在为孩子的死四处奔走时,她用了七八年的手机号,却开始频繁接到陌生人的骚扰电话。“一接起来就问我是不是提供特殊服务的。”赵燕红询问打进电话的人,对方说:“分宜商城男厕所、大街上,到处贴满你这个电话,说是美女上门服务。”


3.jpg

↑赵燕红的号码被泄露后,去派出所报案的回执


赵燕红说,直到现在,她的手机仍然会接到这样的骚扰电话,“我只是一个失去了孩子的母亲,我只想寻找儿子去世的真相,为什么我会受到这样的侮辱?”


当事班主任否认责罚深蹲


称家属要价100万


根据王赛富母亲提供的王赛富生前所在班级微信群的聊天记录,记者看到,曾当众扇王赛富耳光的班长,在10月14日仍旧在群里发消息称,“你们今天100个都还没做是吧?明天30到(指迟到时间),做200个,明天早上我就让你做。”

4.jpg

↑王赛富去世后,班长仍在班级群里通知大家,迟到要做深蹲处罚


记者与王赛富的班主任李昌瑞取得联系,对方否认10月11日曾责罚王赛富做500个深蹲。


南昌理工技工学校副校长戴红印告诉记者,“500个深蹲,专业运动员都难以完成,正常人做完肯定腿都很难直立行走,监控显示11号,他还在学校里蹦蹦跳跳的,如果做完500个深蹲,怎么可能还能蹦蹦跳跳呢?”


当记者追问,是未罚做500个深蹲,还是从未罚做深蹲时,戴红印称:“当事老师从未罚做深蹲。”同时,戴红印也否认了9月29日,王赛富被罚当全班面下跪,戴红印向记者出示了一份盖有学生手印的证明,上面写着:“文中所涉班主任老师体罚学生,让学生下跪并要求学生做500个下蹲的情况完全是无中生有,恶意造谣中伤,与事实不符。现在,该学生王赛富所在班级的全体同学可以签字为证。”但校方不愿提供按手印的同学接受采访。

5.jpg

↑王赛富所在班级的全体同学的签字证明


戴红印说,出事后,校方深表同情,第一时间就希望去其家中探望,被家属拒绝,且家属曾找学校索赔一百万,并派人殴打过当事班主任李昌瑞。“校方的态度很明确。以法律为准绳。通过法律途径解决问题。想通过谣言绑架学校,我们不接受。”


对于戴红印的说法,赵燕红并不认同:“我们从来没有提过钱,我的孩子出事后,我甚至想过一了百了,但是我一想到儿子,我就决定要坚强起来,为他讨一个说法,我怎么会提出要钱?我的儿子就只值一百万吗?”同时,赵燕红也否认了曾找人殴打班主任李昌瑞。


南昌市青山湖区分局胡坊派出所民警向记者确认,确实此前接到报警,有一15岁少年跳楼自杀,但具体情况不清楚。


赵燕红告诉记者,在学校里,她从学校工作人员处了解到,儿子班上的班主任李昌瑞没有教师资格证。戴红印承认,李昌瑞确实没有教师资格证,“他只是班主任,不负责教学。”


随后,记者致电南昌理工技工学校主管单位、南昌市人社局职业能力建设处,对方书面做出如下回应:


对于南昌理工技工学校王赛富同学坠亡事件,我们高度重视,及时介入,派出工作人员向学校了解情况。 


学校对该同学的家庭情况、平时在校表现情况和事发当天在学校的表现情况出具了书面说明:


王赛富同学为南昌理工技工学校电子商务班的学生,2019年秋季入学。该生家庭父母离异,事发前期父母矛盾频发,该生找父母要钱都相互推诿。事发当天该学生在校期间情绪和行为表现正常。


关于采访内容中提到的“500个深蹲及当众下跪导致自杀”的描述,学校出具了王赛富同学全班43名同学签字按手印的“500个深蹲及当众下跪与事实不符的证明”,证明没有此事,描述与事实严重不符。关于该学生坠亡的原因,相关部门已介入调查。


作为业务主管部门,我们一直坚持要求学校做好校园安全工作,关注学生心理健康,做好青春期学生的心理疏导工作。 


对此事我们将密切关注,及时跟进。同时,已多次要求南昌理工技工学校积极地配合相关部门的调查工作,稳妥处理好此事。


出现了这样的事情是我们大家都不想看到的结果,教育工作者行业屡屡出现问题,是教育行业门槛变低,还是出现了什么问题,我们不得而知,万古殡仪的小编也希望这位母亲早日得知事情真相,还孩子一个公道。


       以上是万古殡仪为您分享的文章,如果您需要咨询更多信息请您登陆:www.wangubz.com查看最新消息,万古殡仪将竭诚为您服务。


万古专题